大家都在搜

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举报人投诉深感不安



  白宫与国会之间长达数周之久的僵局的核心是告密者投诉,最终以正式的弹each调查告终。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卡利夫(Adam Schiff)说,仍不明身份的举报人的文件中包含的指控“非常可信”和“深感不安”。据信,这一投诉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乌克兰总统沃洛德米尔·泽伦斯基7月份的电话有关。

  席夫说:“投诉书写得很好,肯定为委员会提供了其他证人和文件跟进的信息。”

  投诉是上个月国家情报局局长代理检查长提出的,他认为这是“可信的”和“紧急的”。它原本应该在一周之内移交给国会,但是国家情报署署长约瑟夫·马奎尔拒绝了司法部的建议。

  希夫说:“我认为搁置这一抱怨是很可笑的,因为这是一件紧急的事情,也是一件紧急的事情,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将其排除在委员会之外。”

  希夫说:“司法部会干预以防止其进入国会的想法使该部门的领导陷入了进一步的恶名。”

  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说,“这里确实令人不安。”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于2019年9月25日在国会山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最近被总统支持的前特朗普评论家萨斯对记者说:“共和党人不应该急于绕过马车,说那里显然有很多令人不安的地方。”使用弹imp之类的词。”

  他说:“整个过程中的每个人都应放慢脚步。”

  他和情报委员会的其他议员被允许在国会大厦中安全的位置审查文件,国会领导也是如此。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Ducky D-NY)告诉记者:“阅读这份文件后,我比起阅读谈话备忘录时更担心发生的事情。有太多的事实需要检查。”

  不久后,他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这非常令人不安。” “公众有权自行阅读举报人的投诉。投诉内容应立即公开。”

  纽约共和党众议员Elise Stefanik也呼吁将该文件公开。

  她在审查申诉后发推文说:“我不支持对特朗普总统进行弹each,但我坚信透明度,应立即将其解密,并公开给美国人民阅读。”

  该文件在7月电话文本发布后的数小时内可用。马奎尔原定于星期四在众议院和参议院作证,就这一争端作证。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罗伊·布朗特(Roy Blunt)说,他的关注程度“没有比我读到申诉前的关注程度更高”。

  他说:“在决定是否关心自己阅读的内容之前,我想先对阅读的内容提出不同的看法。”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民主党众议员Joauquin Castro则有不同的看法。

  “刚才看了举报人报告,”他啾啾。“这件事比我想的要大。”




上一篇:民主党人回家参加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乌克兰的干预
下一篇:返回列表